蜜汁糖罐子

主带卡,不逆不拆。瞎jb写写。

两个茶杯精,两个茶杯精~
多可爱,多可爱~
一个喜欢吃糖,一个讨厌吃糖~
真奇怪,真奇怪~

据说每个茶杯里都有茶杯精。
从此,我迷上了喝茶23333

以后我还是画这种非人类吧,写文画人体什么的真的不适合我:-))

【带卡】诅咒

*这是一篇短到不能再短的文。很乱很奇怪,文笔不好写不出感觉真的很抱歉。我会恶补语文的!
*不算是刀子。自己感jio是糖。
*带土死在辉夜手下,辉夜被封印。



[卡卡西精神世界]

“我该走了呢,六道老头在叫我。”带土不自然地移开视线。

这么快吗?差点脱口而出的卡卡西很快改口“这样吗”。

“卡卡西,你,要当上六代目火影啊”

“带土,我……”我不配。我做不到。我是一个垃圾。是一个连同伴都保护不了的垃圾。这样的垃圾,有什么资格当上火影。

“呐,卡卡西。我诅咒你。诅咒你会当上火影,诅咒你会比宇智波带土那个废物幸福,诅咒你会拥有你所爱之人,诅咒你会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。那么,带着我的诅咒,好好活下去吧,卡卡西。”带土露出了孩童时期的笑容。

“等等!你……”还未等卡卡西回答,带土便自顾自地离开了。

哈啊,真是个笨蛋。这个诅咒,从一开始就失效了啊……不愧是吊车尾,笨死了……

[卡卡西就职六代目火影]

带土,我当上了火影。这……应该也算帮你实现了你的火影梦吧。

卡卡西习惯性地附上左眼。在脑海里肆虐的,是当年那个吵着要当火影,把写轮眼和风镜一起刻上火影岩的男孩,和最后为他挡下共杀骨灰,诅咒他的男人。

好像只有这个诅咒有效了啊。卡卡西在面罩下勾起了嘴角,暗自嘲讽。

他带上了火影帽,披上了火影袍,成为了木叶的第六代火影。

他知道,他是在为他而活。

[卡卡西病逝]

带土,我好像让你失望了,你的诅咒并没有实现。我没有因此比你幸福,没有因此拥有所爱之人,没有因此拥有美好的东西……我真是没用呢。

我现在就去找你了,这次你再也无法推开我了。卡卡西躺在床上,半睁的眼睛缓缓闭上,眼里的光熄灭了。

“卡卡西,你还是来了啊……”带土还是死前白发的模样。

“是啊。我还是过来了。”卡卡西从未感到如此轻松过。

“你真的是……”白发的宇智波叹了口气。

“带土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的诅咒没有实现。”

“欸?”

“你真的是个混蛋啊。自顾自的推开我,自顾自的诅咒我,又自顾自的离开我。你这个人真的是……既然你诅咒过我了,这次就换我诅咒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宇智波带土你听好了!我诅咒你永远守护旗木卡卡西,保护他,珍惜他,一直爱着他,无论贫穷还是富有,还是健康还是疾病 ,永远和他在一起。”

“你的诅咒一定会灵验。”带土下意识地说了出来,上前一步将对方楼在怀里。

两人就这样抱着对方,由死前的模样,到战场上的模样,再到敌对的模样,最后停在了两个少年的模样。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纯真的笑,珍爱之人复得的幸福的笑。

“走吧,卡卡西。”

“走。”

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,去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只属于他们的美好世界。





真的希望他们能好好的在一起,也希望带卡可以甜甜的。

带土:“笨卡卡,我会保护好你的!”(内心怕怕)

卡卡西:“吊车尾,谁要你保护了!”(内心感动)





画画使我快乐:-)画团子使我快乐:-))

【带卡】日常骚2

我为什么会写这篇奇怪的文呢?为什么呢?为什么?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?黑人问号脸.jpg
注意!!!有病句!!!对不起我语文没学好(我对不起语文老师老翟)!!!


    清理干净身体瘫在床上的卡卡西一脸生无可恋。必须要做些什么了,不然真的会被带土榨干。卡卡西回想 起自己被带土用各种姿势骑了不知多少遍,中间不知道晕了几次 的可怕回忆头皮一阵发麻。虽说带土器大活好,把自己伺候的很舒服,但是他太持久了,精力也旺盛的可怕,每次都是以自己虚脱结束。恐怕再这样下去,自己就会精尽人亡!不行不行,得和带土谈谈了!

    “带土。”卡卡西张嘴喊他名字,却像喘气一样只吐出两个音节。

    带土在客厅里诶了一声,开了神威就来到卡卡西床边。

    “怎么了笨卡卡?”

    哦天哪,带土笑眯眯的样子有点令卡卡西说不出口。但是,也只是有点。

    “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 “什么事?”

    卡卡西深吸一口气,已经判断好了带土接下来的反应----emmm,一哭二闹三报社吧。

    “带土,最近我们不做爱吧。”

    “好啊...等等!你刚刚说什么?”笑眯眯土变成了懵逼逼土。

    “呼...我说我们最近不做爱。”

    呵呵,对于带土而言,一日不做,浑身难受。看着卡卡西那美丽的身体,却只能看不能碰,光是想想那种生活,他都可以自杀几百遍了。

    带土盯着卡卡西的眼睛,看到他不容置疑的眼神,一秒内,懵逼逼土变成了哭唧唧土。

    (实力演技派发挥自己演技的时刻到了。)

    “呜呜呜…笨卡卡你竟然是认真的…”[一哭get]

    “说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!是不是那个绿身瓜皮头!还是那个方脸木鱼眼!(喜欢凯和大和的朋友们我没有讨厌他们的意思) 我不管!你就是不爱我了!你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!我那粗壮的嘟嘟----都满足不了你吗?!!你还去找别的野男人!!!”[二闹get]

    明明是你把我“满足”到下不了床。卡卡西默默地翻了个标准的白眼。

    “这个世界是虚假的!卡卡西拒绝和我做爱的这个世界是虚假的!卡卡西被野男人勾引的世界是虚假的!性冷淡的卡卡西是赝品!被勾引的卡卡西是赝品!我要实行月之眼计划!我要创造一个卡卡西每天和我做爱!没有野男人勾引卡卡西的世界!!!”[三报社get]

    “讲完了?”

    “嗯…”

    “白痴。我不是不想和你做,我也不是有野男人了,我只有你这一个男朋友啊。虽然我真的很喜欢和你做,但是你要掌握好时间和力度,不然像现在全身痛的动不了,以后怎么和你做呢?”卡卡西的死鱼眼放出点点温柔的光,语气像是在哄小孩。

    不愧是贤十,脑子就是好使。就几句话,带土也不演了。他低头看卡卡西的身体:本来卡卡西的身体像白玉一般,美丽温润晶莹剔透,现在却布满青紫的吻痕、红色的咬痕。虽然自己的恋人身上布满自己的痕迹是件美好的事情,但是自己粗心地忽略了恋人的感受,让爱人受了伤害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笨卡卡,我们不做了…以后的话我会注意的…”让你受伤了是我的错。

    想到这,带土懊悔地趴在床边,垂着双眸不敢去看卡卡西,像是一只用耳朵遮住眼睛的兔子。卡卡西被他的样子逗的轻笑一声,伸出手揉了揉软软的黑炸毛。

    “噗,好了,聊了这么久,差不多该睡了呢。傻愣着干嘛?睡觉。”

    “哦…好”

    带土帮卡卡西盖好被子,换了睡衣钻进被子里,在对方额头上印下一吻后,轻拥着他入睡。

(后记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一个晚上,带土几乎没睡,因为怀中春光泄洪的爱人。带土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:宇智波带土,你是个男人!你答应了笨卡卡不碰他的!你要控制住自己啊!你不是个禽兽啊!

    带土数完了六万只羊时,太阳终于升起了。



我终于撸完这篇文了,明天还要补课补一天。朋友们我先睡了。

【带卡】日常骚1

普通的骚,潇洒的骚,自由的骚,恋爱的骚。总之都是骚。




“卡卡西啊!你不要死啊!呜呜呜呜——你死了,我可怎么活啊!蛤啊啊啊啊!呜呜——”带土一边哭一边捶胸顿足。“我不要你死啊啊啊啊!呃啊啊啊啊啊!”


带土哭完后还不尽兴,伸手抱住卡卡西,把头埋在胸间蹭了又蹭,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奶狗往温暖的地方蹭一样,让人看着就想安抚。


但是,我们卡卡西可是贤十啊!卡卡西幽怨地推带土的刺猬头:“带土啊……你是在拿我当纸巾吗?不想活了就直说。还有,玩个超级马里奥你至于这么激动吗?贤 。二。”顺便附赠一对卡式白眼。



“哦……那......我们不玩游戏了!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吧(´∀`*)”



“等等!带土我呜呜呜——”



然后传出了一阵熟悉的啪啪声和水声。带卡就这样愉快地度过了一个美妙的下午。







哇啊啊啊啊!我怎么可以把他们写的这么骚啊啊啊!但是中年组真的很骚啊啊啊!!!





【带卡】蜜汁骚话

#智障向# 全是骚

*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脑洞,还这么清奇!





“带土......你一直是我的英雄”

“不!我不要做你的英雄!”

“不是,带土.......”

“我要做你的秋刀鱼!”

“等等,你听我说......”

“从今以后,我是你的秋刀鱼,你是我的红豆糕!!”

“你滚吧带土”



内心--

带土:笨卡卡是不是偷吃我的红豆糕了?!!

卡卡西:这傻子又以为我吃他红豆糕了?!!

一场由红豆糕引发的战争hhhhh

相同的眼睛
连接着你我的羁绊